陳公榮欽蒙難追思/HAYDEN
針對金瓜石五二七思想案,我曾經詢問家父事件發生時的狀況是怎樣的呢?他說當時礦山「頭人」黃仁祥和簡深淵的公子╳╳╳牽連到此案時,金瓜石人心惶惶深怕被「特高」警察抓走的人,遭刑求後供出他們的名字。

因為那個時候被逼供刑求能夠說得出來的名字,不是親友就是熟識的人呀!當家祖父的兄長(亦是簡深淵的女婿)遭檢舉時,家祖父眼看情況甚為不利於己,於是趕緊辭退打鐵司的工作,拋妻棄子獨自避難到花蓮。

哪裡知道家祖父還是被特高警察追查緝捕至花蓮,而後遭逮入獄。其後在一九四四年月日不詳下,冤死在監獄內,甚且獄方為了隱瞞死亡原因,所以刻意地早將遺體草率地掩埋掉。讓遺屬(家祖母)接獲死亡通知後,人到監獄才知道已無法領取家祖父遺體,讓遺眷悲傷愁悵哭斷肝腸。

附註:本文引用http://blog.udn.com/trucksbody/3115043